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,即使和我老婆在一起,一天也蹦不出几句话来,幸好她也是一个挺安静的女孩,不然跟我在一起真的会被闷死。就是一个这样的人,怎么会主动给别人打电话呢。所以说,也很少有人给我打电话。每个月能接到的电话不是向我推销幼儿教育的(我都还没有小孩),就是10010要我升级套餐的。

我老婆是线上教育行业的班主任,周末一般都上班。下午我洗完澡,把剩饭热了下,就抱着手机刷头条边吃饭,正在愁我的粉丝量咋这么少呢,电话铃声突然想起来,把我吓了一跳,我很讨厌接电话。看了来电显示我还是愣了一下,既然是我多年没联系过的一哥们。在我空闲的时候,常常也想着给他打个电话,但总觉得唐突,要是人家以为我找他借钱怎么办,比较现在周围都流传的这样的段子,多年没联系的一上来准没好事。我甚至也有往这上面想过,其实我是愿意给哥们借钱的,但是经济大权在老婆手里,老婆是一个很持家的人,这种情况80%老婆不会同意。到时影响大家直接关系怎么办…

我怀着忐忑的心接起了电话,电话里沉默了一会,我故作轻松,调侃的叫了声良哥。他也回了个东哥,我从他的语气里也听出了一种复杂的心情。然后感慨了咱们既然有6年多没有联系了,句里行间流露出无奈,然后我们就一起聊了很多我们在上海的那段时光,他回味道,虽然那时候连饭都吃不上,但是最快乐的日子。他说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联系,就是应为自己混的太差,怕我笑话。

历史的斑驳浮现到了我们的脑海中。

他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,我和他是高中同学,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不服输的人,就算考试没考好挨老师的批评也要当做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然后暗地里偷偷努力学习。玩游戏时赢了就趾高气扬,输了一定要翻盘那种。是可爱型的圆脸却总爱耍帅。以为帅气的甩头就可以赢来女孩子的青睐,当时我们最羡慕的就是有女朋友的,可惜的是我们几个都没有。

后来高中毕业后也没咋联系。直到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上海打工,我们才再次相遇。具体是怎么混一起的我既然忘记了。

当时我住在群居屋里,住的床位,我住的呢屋是厨房改的,一个架子床上下铺,我住下铺,上铺由于搬走了,于是我就住上了单间。他似乎刚来上海不久,没地方住然后就搬过来和我凑一起了。记得那时他立志要学好厨艺,做一名厨师。可惜现实残酷,对没有经验的人来说只能找个小店进去打杂做切配,吃了不少苦,却也没学上啥真本事,记得有次去他干活的地,他住的地方就是店里的楼梯间里,狭小的空间里就一个床,脏不拉几的,还不如我们群租房条件好。就是这哥们硬是要学手艺,在那里坚持了大半年依然做着打杂的活,厨师忙不过来了,让他去搭手炒菜。最后认识到现实,知道学不到啥东西才辞职。最后换了几份餐厅工作都不如意,最后和我道别就回宜昌了,后面打电话给我说在宜昌万达开了个快餐店。我挺为他高兴的,总算熬出样儿来了,还调侃他大老板。后来,可惜啊,生意不好就关了。再后来就一直没再联系过了。

时间如梭,一晃既然6年过去了,我已结婚,他也小有成绩,不在颠沛,再次听见对方的声音,似乎我们并没有多年不见,那些过去似乎只是昨天。哥们间的的情谊即使相隔十年,再次相见,我们亦如昨天,生活的蹂躏,时光的摧残,使我们抹去菱角,但抹不掉我们内心中的那片热。这么难熬的2020我们都熬过来了,我相信未来会更好。我们都会幸福,我们都会实现自己的梦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