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害怕狗,也喜欢狗。 害怕的是被狗咬,还有可怕的狂犬病。喜欢的是小狗的可爱,乖巧, 大型犬的威猛帅气。现在我要讲的是中华田园犬

我从小生活在农村,我们县是山区盆地,山下就是我们县的县城,我们村是县城西方的那座山上,而我家叫做杨柳池的地方是村里主干公路向右分支的一块地方,我们院子里总共不到十户人家, 显得有点‘世外桃源’, 的确是这样子,在村子的发展上总显得有点‘滞后’,为啥要用滞后这个词而不是用落后呢, 应为毕竟站在家门口往下望去就是县城啦。滞后的原因是由于脱离了村子聚居 有啥政策总是会延后才会被我们院子里所知晓,比如说网线哈,在主干村子已经开始普及后,似乎一年后我们院子里才有家户安装。 又有啥办法呢,谁叫我们那块就这么几户人家,拉网线成本太大 了。

以上是背景,有点啰嗦了。由于一个院子家户少,所以邻里之间大家都知根知底,氛围也像一家人样。农村里没有啥娱乐项目,农忙后没有啥事的时候就只有串门聊天啦。由于人口少,我小时候就没啥 玩伴,唯一的玩伴就是比我小5岁的袁家小孩,他叫袁界。从我家往左走,就是袁家。

好了,现在步入正题了。在我还在念书的时候他家养了一条狗,叫啥名字来着,一时想不起来了,就暂叫他小白吧。反正农村里给小狗小猫起名字都是很随便的,这个名字也是很大街的,说不准就是我忘记的、 那个名字。这只狗据说是只流浪狗,据说袁界家喂了一次,然后就不走了。 后面就成了袁界的贴身保镖,真没夸张,除了他们家人,外人随便谁要是有打袁界的动作,小白都会立马向他扑来。即使作为袁界好 朋友的我也不例外。由于我就这么个玩伴,自然没事的时候我就会去找他,小孩直接玩耍自然离不开舞刀弄枪的。因此我也难逃小白的魔牙,被它咬了不少次。辛亏都伤的不严重,顶多破点皮,根本就没打过狂犬疫苗, 就用肥皂水或者碘酒洗擦下。

我能活到现在还真不容易。不知是哪一年小白死掉了,但我过年回到老家 去袁界家串门还是依然感到紧张。虽然被小白咬过不少次,忠诚的小白依然赢得了我的赞叹。小白的忠诚是超过人类的。是从骨子里的忠诚, 袁界对小白并不是特别的好,也是对小白有踢打。我都很羡慕袁界拥有过如此忠诚的狗,同时也为我朋友失去了这么一只好狗而感到惋惜。

还有一个故事 我听长辈说,我家以前有只大黑狗,还会常常在山中咬到猎物带回家,时常能吃上野兔 山鸡什么的。从长辈讲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眼中透出的怀念。

在我在上海打工所租房子隔壁邻居家养了一只中华田园犬。这很让人意外的,在这样大都市中,一般都是各种名犬,什么泰迪,哈士奇 萨摩耶 … 养中华田园犬的还真少见。因此我也对这只狗产生了好感,每次遇到了我总会停下 逗逗它,而这只狗却很胆小,只敢远远的站着,根本不敢靠近我。 有时下班回家开楼下门的时候,它会贴着楼梯边迅速的窜上楼,钻进隔壁专门为它留的小洞。

中华田园犬真的是特别忠诚。它虽然没有其他各种纯种名狗有特色 呢么漂亮帅气, 但也有它独特的标致。也让人喜爱。希望以后家里能养一只听话的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