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鑫最近有些心神不宁,晚上总是失眠,早上去上班,到了楼下后,也会忍不住再乘电梯回去确认下家里的门是否有锁好。

今天是周末,小鑫一个人再家无聊的看着电视。突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.着实把她吓了一跳。这里她刚搬来这里不到一个月,扣去国庆回了老家,在这里总共也就住了二十来天,她单身,这边也没什么朋友,今天也没有什么快递,会是谁敲门呢?

想到最近频繁曝出的入室盗窃案,心脏不由的砰砰乱跳,不由的声音发颤的向门外喊去:

“谁..谁呀?”

“抱歉,打扰了,我们是社区警察,来做下人员登记”

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小鑫轻轻移到门口,从猫眼偷偷向外望去,是两个穿警察制服的男子,脖子上挂着带有照片的白底工作证,一个手上拿着一个像刷卡的机器,另一个拿着一个本子在记录着什么

小鑫缓缓的开了一条缝,疑惑的看着民警。拿机器的那个人和善的笑了笑,然后对她说明情况

”最近这栋楼也发生了起入室盗窃案,需要对居民做下居住登记,麻烦告知下居住人数,以及身份证号码“

小鑫也没有问什么,配合的告知自己一个人住,并提供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。民警在机器上输入验证完成后,就去了隔壁进行登记了。小鑫也就关门回屋继续看电视…

小鑫今年26,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,由于今年房租到期,房东涨房租太厉害,于是就决定搬到郊区去。她喜欢安静,爱做饭,想要租个一室户,经过综合考虑,最终选择了现在所住的这套房子。

这套房子所在小区是一个安置小区,离地铁站需坐公交四站,由于价格相对便宜,这里的住户大多数都是租客,小鑫所租的这套房子所属的是马路边上的一幢,下楼右转就是小区出口,小区门口就是公交站,左侧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共享单车

这幢楼是那种筒子楼,一层16户,共18层,两端各有一部电梯。两端各有一户人家。每层的一排14户都是小鑫一样的户型,过道外侧对着北方的马路,是镂空的栏杆扶手。开门正对着卧室阳台的窗,依次是厨房,卫生间,门口在开门就是一个大卧室了。

小鑫的屋子里进门过道放的是一个鞋柜。旁边的厨房并没有门,厨房的窗正对着走廊,窗外是栅栏式防盗窗,缝隙很大,如果不锁窗话在窗外可以把窗推开,把手伸进触到厨台上。窗子对面凹墙里放着冰箱,由于房子长期出租的,房东也没用心装修,冰箱上方的吊顶都散了,露出了原始的粗糙水泥墙面,房东也没有修。

再往前走手边方向就是卫生间了,卫生间里没有窗,都是实墙,进入卫生间正对右侧靠墙是马桶,里侧放着马桶刷。门口左侧是洗手台,洗手台上面是一面镜子。再往里左侧靠墙是淋浴,凹墙里安装的是电热水器

出卫生间开门就是大卧室了,对着的是一个小阳台,大概4平米,占半面墙,一个两扇小窗,一扇外开玻璃门把卧室与阳台隔开。另一边是凹进去的一块空间,放了一个白色衣柜,衣柜上堆满了装满物品的纸箱。空了一小段距离就是一个大木架床。从阳台的方向往里望,正前的墙上有一副画,下面摆的是一个玻璃茶几,上面靠墙放着一个电视,茶几上摆了很多杂物。茶几右侧靠墙是一个长型布沙发。上面堆着衣服,沙发的靠背上沿放着一排布玩偶

沙发对面那面墙的房门角落里放了一个吉他包,再依次摆了几个装满物品的硬纸盒,电脑桌,一个小床头柜,一个小书架,接着靠窗是一个木椅…

由于小区外面比较吵闹,阳台的门没法关上,小鑫只好用根绳子绑着把手挂在窗把手上,避免窗台门划开。阳台外靠凹墙那一侧的外面是放空调外机的空间…